CCTVMDB影视剧情网

免费、绿色、安全

原来爱上他剧情介绍

  乐善好施,仗义疏财的高哲,经营着一家地中海西餐厅,带领手底下的几个伙伴一直执著于公益事业。温文尔雅的高哲偶遇纯良师奶蓉蓉,并目睹蓉蓉如何被丈夫欺骗抛弃。善良的高哲收容了蓉蓉到自己的餐厅住,一直暗中帮助她,进而产生感情。但是高哲对蓉蓉一直隐瞒了自己的卧底身份。

 刚正不阿的警官江扬工作出色,家庭如意,还有在银行做事的美丽的妻子Minnie,但是他内心有一个结,便是师傅的死,令他如鲠在喉。一些线索使他确定杀师傅的凶手是高哲,于是江扬沉迷于对高哲的追查,因而影响与家人的和谐关系,甚至与妻子Minnie 亮起了婚姻红灯。

 高哲作为资深警探卧底,一直协同江扬暗中打击君豪这个罪恶势力,令君豪对江扬和高哲深恶痛绝。君豪利用江扬夫妻中的感情漏洞离间他们,他们之间的怀疑,缺乏沟通,不信任,使得江扬几乎被逼入绝境。君豪也一次次的给高哲带来危机,却都被高哲巧妙化解。

 在高哲和江扬的对抗和协作中,江扬逐渐知道了师傅的真实身份,痛苦的接受了事实,江扬与妻子在一重一重的困境后,终于明白什么是爱,宽容,和忍让,高哲在经历了这么多世事变迁后,也决定和蓉蓉去国外远离是非,过平静的生活。但生活总在美好的表象下暗藏汹涌,他们迎来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,使得高哲和江扬都无法脱身,高哲唯有暂时抛下蓉对他的情谊,与江扬共同承担起终极决战……

分集剧情:

 第一集

 喜善及关仁齐集在高哲赤柱的餐厅商议偷盗大计,明翔迟到被责,于是她脱下外套露出入面的泳衣,证实自己已经尽早赶来开会,众人咋舌。江扬追查一单贩毒案,发现富商赵君豪竟牵涉其中,而高哲的侠盗集团亦正欲向赵君豪埋手。在兵贼追逐赵君豪时,喜善因意外差点撞倒蓉蓉及波仔,高哲于是出手相助,而英杰亦赶至现场。高哲后来在珠宝店发现英杰与上司顾洁心搞婚外情,但同样撞破的蓉蓉竟然不察觉两人有问题。蓉蓉到高哲的餐厅,要求他教授煮地中海菜,高哲最初不肯,蓉蓉为博高哲一笑,竟和波仔在餐厅跳舞,高哲惟有答应借出场地给蓉蓉庆祝结婚周年纪念。君豪打算在海上进行非法交易,但由于被江扬发现,君豪于是将赃款掉落海脱罪,黄雀在后的高哲凭黑吃黑获得八千万元。蓉蓉在纪念日当日和英杰在高哲的餐厅用膳,英杰竟然要求蓉蓉分手,更表示一直要蓉蓉食的维他命丸其实是精神科药物,目的是要令蓉蓉在争取波仔的抚养权上没有胜算。

 第二集

 蓉蓉回家欲见波子,却只见奶奶莫蕙兰。蓉蓉要求英杰复合失败,表示要争回波子的抚养权,英杰反指她有滥用药物的习惯,争取抚养权胜算低。蓉蓉方知道英杰一直要她食的“维他命丸”原来就是精神科药物。蓉蓉到英杰新居找儿子,两人在屋外争执,赶到的高哲暗示蓉蓉打英杰,蓉蓉照做。事后高哲向蓉蓉分析,表示不应和英杰争波子,蓉蓉不满。高哲好友范国轩是赌船股东,一直协助高哲洗黑钱,高哲在赌船上的闭路电视看见君豪。江扬妻子康美莉误会丈夫升职,于是和老公带同老爷江永强及姨仔江翘去赤柱睇楼。江扬后来知道美莉已交订金,于是决定照供豪宅。江扬调往重案组,决定和下属郑尚武追查师傅刘宇超殉职一案,并发现其中一名犯人有收集公仔的习惯。蓉蓉探望儿子,发现波子和洁心相处得不错,觉得不是味儿。蓉蓉决定不要英杰的赡养费,Pinky建议她暂住餐厅阁楼。江扬诱使谭彬念急口令换特别版公仔,以套取谭彬声纹将之入罪。高哲巧合地知道了江扬的计谋,但临时打电话却找不到谭彬,为免泄密,他命令明翔在现场“射杀”谭彬。

 第三集

 明翔枪击谭彬以提醒他,又刻意制造混乱助谭彬离去。众人不满谭彬险些泄露身分,表示要以家法处置他。谭彬求情不果,众人才表明只是开玩笑。江扬在枪击现场发现明翔独特的香水味,而香水属限量版货色;又从娱乐新闻中知道身为三线女星的明翔支出与收入不相称,一查之下发现她对枪械有深厚认识。谭彬打算出国避锋头,临行前在超市巧遇保安主任江翘,江翘知他有一款自己欠缺的公仔,于是求他成人之美,岂料谭彬不允,纠缠间谭彬不慎将江翘的绝版公仔毁坏,江翘于是要谭彬赔偿。为了报恩,蓉蓉自告奋勇上高哲家打扫,高哲听到蓉蓉要为儿子付担一半学费,于是决定免蓉蓉租金一个月,又表示会给她钟点费,而美莉亦义助蓉蓉找工作。明翔在街上遇上车喜善妻子陆定虹,明翔装作不认识她,但江扬看在眼中,已知喜善是集团的车手。谭彬以假公仔还给江翘,被江翘揭破,于是谭彬到江翘家偷公仔,发现江扬已将明翔及喜善锁定为目标人物。美莉见过蓉蓉穿着睡衣在餐厅出入,疑高哲和蓉蓉拍拖,于是向江扬建议偷看高哲的PDA,江扬有心查高哲,于是照做,过程中被高哲揭发。

 第四集

 江扬直接问高哲是否认识喜善,他认为高哲的反应太冷静。江扬以为高哲是杀师凶手,于是再次追查昔日师傅殉职的银行劫案,查到其中一名犯人左手虎口有明显疤痕,和高哲一样。江扬邀高哲比赛单车,去到监狱前,江扬回忆师傅所讲的“正邪不两立”,而高哲反指当年涉案的银行有参与洗黑钱。谭彬还不出公仔,于是扮旧病复发去江翘的公司请罪,但被江翘揭破。最后谭彬助江翘搞妥公司电脑的防火墙,两人冰释前嫌。江扬手下沈安娜跟踪高哲,却反被高哲偷去证件。从喜善留给明翔的假电话号码中,江扬找出下次犯案时间和地点。蓉蓉到美莉工作的银行见工前,高哲以咖啡占卜为她添信心,美莉则为她搞好见工造型。面试时,美莉上司Flora对蓉蓉诸多挑剔,幸得美莉出猫相助,蓉蓉才得以过关,获得取录。江扬以为明翔及喜善打算安排一宗黑吃黑劫案,于是计划在两人犯案时一网打尽,却被他们乘乱逃去,之后江扬打算捕捉在场“贼人”调查,方发觉原来这些人统统都是内地高官!原来高哲不欲和江扬正面冲突,于是摆下这个局,希望江扬因此被投闲置散。

 第五集

 江扬和高哲撞单车,江扬险堕崖,幸得高哲相救。高哲回忆起自己为何做侠盗:原来廿五年前高哲父母因火灾丧生,后来他知道原来是富商赵经琛为收地而刻意放火,于是高哲以其儿子赵君豪的安全为要胁,令经琛觉悟成为大慈善家,他亦自此觉得公义要靠自己争取。谭彬首次下厨,高哲以为他为自己煮早餐,谁知原来谭彬是为蓉蓉庆祝首日工作而做,气煞高哲。Flora目睹高哲送蓉蓉上班,对高哲甚有好感,美莉看在眼况。蓉蓉在银行工作首日遇上麻烦客人,幸得美莉安慰。游大海感激上司江扬推荐自己见升职试,于是他约旧上司、现任副警务署长行山,向他讲述江扬的情况。高哲送外卖到会,遇上江扬及一班欢送他的同事,大海宣布江扬很快就可以回归重案组,众人大喜。君豪到洁心的珠宝店,原来英杰想卖血钻给君豪,不过血钻在珠海滞留,君豪劝英杰不要找蛊惑仔带过关。美莉提醒蓉蓉,说高哲可能对她有意思。英杰到银行找蓉蓉,要求她陪波子去珠海动物园。英杰送蓉蓉回家,高哲问长问短,却令蓉蓉对他的用意起疑。

 第六集

 江扬查高哲身世,知道他的表弟谭彬是麻省理工的电脑天才,只因偷窃试卷才被赶出校,亦知高哲欲偷英杰的血钻。高哲集团云集珠海,成功闯入英杰的酒店房以偷取其手上血钻,可惜在最后关头被英杰无意中破坏。高哲发现酒店房间被大海和安娜监视,此时却有人敲门,高哲开门发觉来人竟然是蓉蓉母子。原来蓉蓉母子打算和英杰集合,而蓉蓉却找错酒店房间。关仁把大海和安娜反锁在酒店房间,以便众人布局偷血钻。酒店大堂内,高哲用计支开蓉蓉母子,正当明翔及喜善等人偷英杰身上血钻之际,突然传来一阵警钟声打乱了众人步伐,原来大海为脱身刻意触动火灾感应器,令侠盗集团未能得逞。英杰过关时扮肚痛,让蓉蓉独自过关。知情的高哲打电话给蓉蓉,蓉蓉不理,高哲惟有在和她打招呼时偷去她身上血钻,关仁恃机诈作病发,好令高哲趁乱放弃贼赃,但江扬已确定众人身分。回港后,蓉蓉向美莉表示高哲爱上自己,于是美莉要求高哲有分寸,却令高哲以为蓉蓉对自己有意。蓉蓉为逃避高哲故意加班工作,又躲于竹篓中避他,后来方解释清楚。

 第七集

 师傅死忌当日,江扬和尚武一起去拜祭,尚武表示自己因江扬师傅之死而蒙上阴影,希望江扬破案兼为他打倒心魔。当日江扬更带同“师傅”到高哲餐厅饮红酒,高哲面无愧色。为保蓉蓉,美莉刻意和蓉蓉一组推销基金,但蓉蓉被其他同事抢客,又向谢婆婆说真话令她不买基金,美莉为之气结。高哲知关仁多负担,特意送他一张大额支票,关仁不肯接受,高哲偷偷藏在其衣物中。君豪终取得血钻制成的首饰“宇宙之星”,他决定将之拍卖,并以高价买回,以达洗黑钱之效。江翘电脑故障找谭彬帮手,他却因一言不合离开餐厅,事后谭彬自觉喜欢江翘,终放下身段向江翘道歉。高哲头痛,谭彬于是得知他欲一个人行事,遂自愿帮手,但高哲不欲其他人卷入旋涡,拒绝好意。目击两人争执的蓉蓉安慰他,并表示他应和拍档商量。大海约江扬去酒吧,告诉他自己做卧底时如何分清正邪。谭彬、明翔、喜善都不想拆伙,关仁却指出高哲是为大家想。大海在酒吧见到众侠盗,要求当众搜身,混乱当中大海触到明翔胸部,被谭彬拍下,最后得江扬及高哲调解。高哲终决定和众人一起偷君豪的“宇宙之星”。

 第八集

 江扬收到高哲传真,明示他的目标是“宇宙之星”。蓉蓉想弄小笼包贺高哲和拍档和好,但因厨房无面粉,最后由高哲教她弄红烧狮子头代替。高哲知关仁外父周水对自己不满,却迁怒于关仁,于是刻意买礼物讨好他,为好友解围。“宇宙之星”运往拍卖场时,警方被高哲集团放甩。运送车因事停在隧道内,化身成交通警的明翔偷天换日,却被警方撞破。Flora向美莉表示银行有新股东,明天再交不到限额便要开除蓉蓉,刚好被蓉蓉听到。蓉蓉向高哲诉苦,高哲鼓励她不要放弃。翌日,高哲带齐朋友找蓉蓉买基金,而谢婆婆亦带齐孙仔及孙女找蓉蓉落单,表示蓉蓉可靠。经琛不满君豪花一亿元买首饰,但君豪反指买来搞首饰展,以宣传新入股的利星银行,之后就会作慈善拍卖,实则他早已打算在展出时监守自盗,以骗取保险费,而负责保安的正是江翘的公司。江翘约谭彬睇戏,该片主角明翔在现场看票房,揭发谭彬竟和江扬之妹约会。高哲要明翔和谭彬调查江翘公司的保安系统,谭彬无奈照做。躲在会议室的明翔,发现君豪竟私自录下保安细节,众人于是知道他欲监守自盗。

 第九集

 君豪原来打算找一班素未谋面的贼人偷“宇宙之星”,高哲于是布局找明翔扮桌上舞女郎,并恃机偷去双方相认的证物,令不知情的君豪送上保安的布阵。君豪在珠宝展展场见到美莉,惊为天人。江扬兄妹到高哲餐厅倾偈,谭彬刻意躲开江翘,令高哲怀疑。江扬藉珠宝展向高哲宣战,高哲接受。君豪找美莉为珠宝展做模特儿,心情大好的她盛装现身警署找江扬,江扬却指君豪有问题,两夫妻不欢而散。珠宝展完结后,美莉弄伤盘骨,江扬抱她去医院。高哲揭发谭彬欲追求江翘,谭彬坦言不想落手,但众人投票后仍决定继续行动。江扬因为在医院而关了手机,此时高哲出动变声器扮江扬,要求大海等人离开现场到世贸,众人照做。之后谭彬播出假画面,蒙骗保安室内的江翘,高哲、关仁及明翔以催眠气体弄晕警卫,正当他们把握红外线保安被关上的五分钟行事时,他们发现珠宝饰柜的密码被改!原来是江扬再次和下属通话,知道了高哲的诡计,于是向江翘示警,江翘即刻改密码,警方亦赶至现场。不过抛下妻子到场的江扬,发现“宇宙之星”仍在场,却多了“善有善报”四只字!

 第十集

 原来谭彬估中江翘以自己的生日作为新密码,众人才可以在最后关头开锁兼脱身;至于不取“宇宙之星”,则是因为免江翘失职,同时亦达成阻止君豪骗保险的目的。事后江翘向谭彬诉苦,又要求谭彬做其一日男友,谭彬欣然陪她玩了一天。江扬在酒吧碰见高哲,高哲向他示威。江扬连发梦到见到高哲,紧张的他却不知道原来美莉发现因病难以生育。蓉蓉跌坏了高哲一只旧手表,谭彬表示是高哲初恋情人所送。高哲回忆当日因家事失约于初恋情人,而后来方发现初恋情人已死的往事。蓉蓉亦有同款表,于是她捐出表肉维修高哲的手表,但为高哲不接受,高哲表示早知蓉蓉有这一款手表,因两人初次见面时她已戴过。有司机自揭五年前用车撞伤过高哲师傅,但他却指高哲师傅当时一身贼人装束,江扬不肯相信。高哲向江扬呈上其师傅死前的录音,江扬收听后表示是高哲做假,于是高哲再拿出一段相关的录像,江扬却不欲收看,两人纠缠间高哲终将影片播出,令江扬知道师傅成盗之路。君豪派出杀手枪杀高哲,高哲受伤,蓉蓉在旁目击全部过程。

 第十一集

 蓉蓉送受伤的高哲上船,高哲不准蓉蓉报警,只叫她替自己急救。蓉蓉奇怪高哲为何有枪,众侠盗只表示蓉蓉要相信高哲。做过卧底的大海向江扬剖析江扬师傅为何会做贼。江扬从徐 sir 口中知道高哲被枪击,于是找蓉蓉套其口风。蓉蓉未能避开江扬,江扬知她不欲透露内情。江翘在酒吧被一名醉酒客户滋扰,护花的谭彬被打伤,他乘势向江翘表达爱意,但为江翘所拒。明翔目击全部经过,于是护送谭彬回家,被谭彬揭发她原来对自己有意。蓉蓉去街市买中药汤给高哲补身,巧合之下发现被江扬派来的安娜跟踪,在谭彬协助下,蓉蓉摆脱跟踪至男厕的安娜。高哲不欲江扬以为蓉蓉是局内人,向蓉蓉表示不想连累她,蓉蓉以为高哲嫌她无用,两人冷战。美莉向蓉蓉讲出自己不孕的秘密,蓉蓉陪她找名医再验,但结果一样,蓉蓉建议她去看中医。美莉升职后,在街上巧遇君豪,她应君豪之邀用膳,被跟踪君豪的大海发现。回家后,江扬向美莉大数君豪不是,又质疑美莉升职是因为君豪别有用心。江扬找高哲,直指其口供有疑点,期间有杀手出现,但被两人合力击退。

  第十二集

 美莉寄望中药可以治好不孕,但她服后反胃,令不知情的江扬以为美莉避开自己。谭彬在游戏机中心玩射击游戏,江翘中途加入,两人和好。有人目击明翔、谭彬胁持正在行山的经琛,警方向君豪求证,君豪否认。蓉蓉巧合之下知道高哲等人的藏参地点,考虑是否要报警,但最终仍放弃。江扬查到了高哲和赵家的恩怨,警方于是对侠盗集团展开人盯人策略。到君豪交赎金当日,高哲表面上看书,实际上用掌上电脑指挥众人。明翔当日在海傍作泳装表演,她趁换衫时突然骑电单车离去,大海追赶不及;喜善故意把车撞向徐sir的警车,尚武亦被在地盘的关仁放甩,只剩下江扬追踪君豪。换了一个地点之后,君豪在城门河边放下公事包,然后跳河,到场的警方发现袋内并无赎款。原来高哲早在途中已将公事包换掉,指示君豪跳河只是想戏弄他。江扬中途发现高哲的把戏,他本来有机会追回赎款,但他却决定放众人一马。蓉蓉要求高哲释放经琛,却不知原来今次是经琛和高哲为对付君豪合演的一场戏,而高哲是故意考验她会否出卖自己。中医向美莉表示她的不孕无药可治,美莉终向江扬坦白。

 第十三集

 高哲约江扬饮酒,江扬问高哲为何连杀父仇人亦可以原谅,高哲于是向江扬解释其理念。蓉蓉向美莉表示想搬家,又说想避开一名自己喜欢的男士,美莉不明白。众侠盗知蓉蓉不接纳高哲,于是向高哲假称要代他出头教训蓉蓉,吓得高哲仪态尽失。蓉蓉巧合之下参加了一个心理座谈会,终解开心中疑虑。蒙眼参与心理游戏的蓉蓉遇上刻意找她的高哲,高哲向蓉蓉表达好感,蓉蓉的反应令高哲以为被拒,怎料回餐厅后见到蓉蓉,蓉蓉已表示不介意其身分。谭彬应江翘邀请出席一个化装舞会,江翘饮醉酒,于是谭彬送她上酒店,酒醉的江翘叫谭彬开水冲凉,谭彬开完水通知江翘,江翘却斥他满脑子坏思想,之后又问谭彬是否锺意她,然后江翘进入浴室换上睡衣。大海一直有照顾已逝女友阿美一家,当得知阿美的智障妹妹丽丽被郑伟成性侵犯后,大海不断自责,安娜对他改观。江扬在酒吧厕所遇上未被入罪的伟成,江扬刻意踢了伟成一脚,翌日他却被投诉将伟成打至遍体鳞伤。美莉被误会在名店偷窃,幸得君豪解围,美莉向君豪透露夫妻关系欠佳,晚膳后君豪送美莉回家,被江扬发现,两人又起争执。

 第十四集

 江扬向高哲坦承夫妻间有问题,又自认有踢伟成,高哲叫江扬要多点包容美莉。大海知伟成原来因欠债被高利贷毒打,却顺势诬蔑江扬,又知他屡次涉迷奸少女,于是由安娜放蛇,想藉此捉伟成痛脚。尚武在酒吧见女儿欣欣兜搭伟成,大惊,幸安娜赶走欣欣,并成功混入伟成私窦,但尾随的大海却因事受阻。原来伟成嗜好性虐待女方,安娜虽有反击,但仍被伟成制服,正当伟成想向安娜淋漒水之际,大海赶至飞身保护安娜。伟成乘乱逃走,但被江扬截下,江扬更滥用私刑。安娜到医院探大海,听到医护人员的形容以为大海已死,原来只是一场误会,大海和安娜更互吐爱意。高哲在众人面前只肯认蓉蓉是知己,但已惹来Pinky呷醋。江翘和谭彬拍拖,为迁就男方,她改穿平底鞋,又买厚底鞋送给谭彬。波子的天竺鼠吓倒有身孕的洁心,波子被英杰斥责后出街找宠物下落,险被车撞,蓉蓉不满想取回波子的抚养权。英杰投资失利,于是想监守自盗公司的珠宝,要求君豪介绍贼人,君豪应允。高哲知英杰计划,决定顺水推舟助蓉蓉。波子离家出走,高哲陪蓉蓉到珠宝行找英杰,遇正贼人上门打劫,蓉蓉更被贼人胁持。

 第十五集

 江扬及高哲合力击毙贼人,但江扬亦中枪。大海质疑英杰有出术嫌疑,英杰反指警方办事不力。明翔带波子到警局找蓉蓉,波子一见洁心表现激动,蓉蓉不满英杰疏忽照顾儿子,两人拉住波子不放。高哲应承蓉蓉助她争抚养权,因为他知道英杰急住要散货,想起可助警方令他入罪。贼人交给君豪的只是假货,原来真货仍在英杰手上,英杰向君豪表示到交易当日他才交出真货,君豪决心找人偷天换日,从远处监视的高哲知两人不和。蓉蓉向美莉问江扬伤势,美莉感慨江扬只顾捉贼,只有她是贼才得到江扬的关注。美莉偷银包后遇君豪,美莉向他自爆做了一件错事。她不断饮酒,君豪带她上酒店房间休息,君豪助手向他展示美莉偷窃过程。高哲手下看见君豪和美莉半夜上房,大海通知江扬,江扬不懂如何面对。谭彬买生日礼物给江翘,于是找明翔试身,两人的亲密行为令江翘误会。英杰带货交易途中,在升降机内被君豪的手下掉包,但高哲及谭彬最终取走真货。两人被徐sir发现,徐sir向高哲开了一枪,江扬阻止不及,高哲及谭彬跳上快艇离去。英杰、君豪和买家交易,过程中被警方人赃并获。

 第十六集

 蓉蓉以为高哲中枪,后来在游艇上看见高哲无碍,两人喜极相拥。英杰和君豪因为买卖血钻被检控,原来英杰乘车去交易前曾和明翔撞车,两人纠缠时谭彬趁机会换回真货。明翔事后才向谭彬表示,因为做案时被江翘跟踪,于是打晕了她。江翘翌日找江扬询问谭彬背景。美莉送汤水给江扬,却被误会是想打探君豪案件。谭彬向江翘解释,江翘打了谭彬一拳。君豪以波子安全要胁英杰,令英杰一个人背上全部罪名,君豪无罪释放。君豪又挑衅江扬,江扬忍不住打他。他后来遇上美莉,其助手向美莉说出君豪被打一事,夫妻当晚又吵架。江扬及永强要江翘找美莉,说服她辞工避开君豪,美莉不肯,因为她觉得丈夫不信任自己。谭彬在酒吧借酒浇愁,明翔撞见将他送回家。醉酒的谭彬以为明翔是江翘,竟将戒指送给明翔,两人发生关系。英杰罪名成立,蓉蓉虽可得回波子抚养权,但仍感失落。蕙兰见高哲全心全意为蓉蓉,于是鼓励蓉蓉找个好归宿。Pinky见高哲和蓉蓉一家相处和谐,心知自己和高哲无望,于是决定相睇。波子因被同学取笑有个贼爸爸而失常,令蓉蓉心中多了一个障碍。

 第十七集

 江扬到银行找美莉食午饭,告诉她自己将升职,可以供美莉全职读硕士课程圆她的心愿,刚知道升职的美莉表示会考虑。江扬和尚武饮酒,撞破大海和安娜拍拖。醉酒的尚武在横街被人袭击,幸欣欣赶至。原来是视尚武为仇人的丧昆放监复仇,他更约见君豪倾谈合作贩毒事宜。做完心脏手术的经琛决定将身家捐给慈善机构,君豪不满。明翔获得独立电影影后殊荣,众人祝捷时,关仁妻子淑满透露有喜。由于波子持续不愿上学,蓉蓉决定陪波子去纽西兰读书,高哲表示可以一起去,蓉蓉大喜。大海刻意放风,表示丧昆有心起君豪尾注,引君豪到毒品货仓视察。美莉欲辞职,君豪挽留不果,于是以美莉的偷窃短片要胁她,美莉忧心影响江扬升职。江扬知美莉私会君豪,于是提出离婚,而美莉亦决定离婚后自首,令江扬可以置身事外。君豪到贩毒货仓,江扬欲行动却遇到毒品调查科,拖延之下被君豪逃去,保全取走一块毒品砖,被君豪命令弃置。虽然江扬搜君豪车时空手而回,但他却发现了保全弃置的毒品。江扬晚上在君豪的座驾徘徊,他一度放下毒品想诬陷君豪,挣扎后他终决定相信法律,但离开前突被电晕。

 第十八集

 江扬醒来就被指以毒品插赃嫁祸君豪,原来电晕他的人是保全,保全更拍下江扬想插赃但未插赃的全部过程。君豪将带有江扬指模的毒品放回自己车上,之后报警,以此反过来陷害江扬。君豪知道美莉已经不受自己的犯罪影片要胁,于是改以剪辑好的江扬插赃影片来迫她就范。谭彬死缠江翘,不惜走小路来截住江翘的计程车。谭彬向江翘表示已研发出防毒软件“彬翘软件”,两人日后可以开公司卖软件,又送戒指给江翘求婚。江翘不肯收,谭彬要求江翘相信他时才戴上。蓉蓉知道美莉取了生果刀找君豪,于是找江扬求助。在别墅的君豪打伤美莉,但被赶至的江扬制服。君豪为免被控强奸,于是自爆美莉因他有江扬插赃的影片而上门,令江扬被停职。高哲探病重的经琛,原来经琛知儿子贩毒才决心将钱捐去高哲的慈善基金,偷听的君豪知道上次父亲被绑架是骗局。江扬表示不想高哲以“非常手段”助他脱罪,但高哲决心替江扬取回取回公道。君豪决心打击侠盗集团,他绑架了淑满,要胁关仁出卖高哲。关仁无奈应允,答应帮君豪引高哲到元朗一石屋。

 第十九集

 关仁带众人往石屋,但途中以唇语示警。车一到达君豪手下即至,但车内已空无一人。君豪手下想杀淑满,但被远处伏击的明翔阻止。关仁拆除淑满身上炸药,并用炸药对付君豪手下,关仁意外未能将已引爆的炸药抛远,谭彬飞扑救人,却因而受重伤。谭彬弥留前见到江翘,江翘含泪戴上戒指。高哲要蓉蓉母子先到纽西兰。高哲交“彬翘软件”给江翘,希望她圆谭彬遗志。江翘在教堂追思时遇明翔,明翔向她交代她和谭彬之间的误会,又将谭彬的戒指送给江翘。君豪约江扬见面,向他展示可证明他无罪的影片,但要江扬捉高哲,江扬不肯。有一艳女街头修车,保全忍不住非礼她时被拍照,原来艳女是安娜所扮,大海以此要胁保全,不果。喜善偷了保全电话的资料,知道君豪将召妓,于是喜善以保全的床照引开他,然后由明翔假意枪击,令君豪对保全起疑;又将一百万元存至保全户口,君豪于是活埋保全。高哲救回保全,但要他取出为江扬翻案的影片。保全潜入赵宅,遇见经琛,经琛助保全取出夹万内的影片,保全逃脱时被君豪发现,君豪于是找勇哥买凶杀高哲等人。

 第二十集

 赵君豪转为低调,高哲想出运用国轩的影响力,令君豪获大中华慈善家奖,引他出现坃奖。蓉蓉留港和高哲度难关,又建议要和高哲结婚,目的是想高哲放弃报仇。美莉诈作有孕,希望江扬不要太拚命。高哲终向蓉蓉求婚,蓉蓉应允,飞机上蓉蓉正构思两人的新生活,高哲却想赶到颁奖会场。谁知江扬早知高哲偷走,并将他带回警署以图阻止其犯案,高哲幸得国轩之助才可赶至喜善的车房集合。美莉发现真的有孕,于是找江扬当面向他报喜,岂料江扬已知美莉早前讲大话,更即时就走,美莉不允,纠缠间美莉仆倒下体出血,江扬才信美莉,幸胎儿平安。有车自喜善车房出来,即被埋在街边的炸弹炸毁,不过车内空无一人。颁奖礼有魔术表演,魔术师召君豪上台协助演出,魔术师变走君豪后变走自己。江扬发现魔术师是高哲假扮,追逐高哲时君豪恃机逃走,高哲和君豪枪战,君豪骂高哲却不知身上被装上收音咪,令全场及电视观众都知道真相。高哲胁持君豪,时江扬及蓉蓉赶至劝他收手,混乱中高哲中枪倒地……

推荐   挑错   浏览:   评论: 
评论
姓 名 *
验证码 *
内容(请注意文明用语) 请输入评论内容
更多评论...